歡迎您訪問西安商網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全國免費客服熱線:400-6622-571
    當前位置:首頁 > 商界精英 > 正文

陜西前首富吳一堅深陷債務困局:拖欠租金物業費上億

日期:2020-05-14 10:20:03     西安商網   編輯:張玲玲
導讀: 位于西安南門商圈的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再也沒迎來它的第七個“五一黃金周”——在今年5月1日前,它正式關門歇業。
  位于西安南門商圈的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再也沒迎來它的第七個“五一黃金周”——在今年5月1日前,它正式關門歇業。

  而在幾個月前,在港交所上市的“世紀金花”(00162-HK)以折合人民幣6422萬元的價格作價出售,“世紀金花”名下多家分店易主。

  不在此次售賣資產之列的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突然關閉,似乎讓人們看到,它曾經的運營者、陜西前首富吳一堅,正向高端百貨行業漸行漸遠。

  是看不到線下零售的未來,還是為了斷臂求生?或許只有時間才能給出答案。

  媒體注意到,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的關門,僅僅是引爆矛盾的開始,伴隨著員工、商戶、供應商、房東、物業等多方維權,吳一堅與他的金花集團,再一次站在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

 

  ▲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位于西安南門核心地段。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誕生:從爛尾樓到10個足球場大的奢侈品店

  西安南門,又名永寧門,是西安的重要旅游景點之一。它特有的仿古入城儀式,以氣勢磅礴的陣容,每年迎接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政要、嘉賓及游客。

  作為西安傳統的主要商圈之一,南門商圈在西安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位于西安南門東南方向的世紀金花珠江廣場店,地處該商圈的核心地段。但在它未誕生前,這里曾是西安著名的爛尾樓——太陽宮。

  籌建于2000年的太陽宮,因資金問題導致工程爛尾,此后7年,這棟爛尾樓在西安地標區域屹立7年。2007年6月,西安珠江投資有限公司拍下該地塊,經過改造,成為了如今的珠江時代廣場。

  相關資料顯示,西安珠江投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廣東珠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合生創展集團主席朱孟依之子朱偉航間接持有該公司。此后,該樓盤的經營管理轉交至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07年7月。

  2009年的西洽會上,珠江投資與世紀金花高調聯手,開設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2013年9月26日,該店正式投入試營業。

  相關報道披露,這家經營高端百貨的商場建筑面積合計8萬余平方米,相當于10個標準足球場大小,覆蓋地下1層和地上5層,經營范圍品類繁多。開業當年統計顯示,其入駐品牌500余個,有60余個品牌為首次進駐西北市場,其中奢侈品及精品品牌占比達25%。

  

\

 

  ▲吳一堅曾是陜西首富。圖片來自網絡

  實際運營者:從600元到50億資產的陜西首富

  當年,外界普遍看好這次商業合作,珠江投資與世紀金花被認為是強強聯手。

  與國內多數早期創業的企業家相似,1984年被稱為改革開放后的“中國企業元年”。那一年,1960年出生的山西人吳一堅開始下海經商。在南方,經過多年打拼,吳一堅依靠起家的600元逐漸賺得第一桶金。此后,他回到長年生活的西安,于1991年創辦了金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始涉足房地產。它也是如今金花投資集團的前身。

  1997年,金花投資集團出資3億元,與西安市政府共同興建了西安鐘鼓樓廣場;次年,世紀金花鐘樓店開業。從此,它成為西安中高端購物商場的名片之一。

  在陜西人眼中,“世紀金花”始終離不開奢侈、高端、時尚、價貴等關鍵詞。

  2000年初,在那個開啟煤炭黃金十年的歲月里,“操著陜北口音的煤老板提著一蛇皮袋的鈔票去世紀金花購物”的段子,被當地人時常提起,經口口相傳,被演繹得惟妙惟肖。

  段子內容的真假已無從考證,但短短一句話,反映出那個年代,這座十三朝古都的原住民對于外來人口、財富、購物等諸多夢想,也應證了“世紀金花”的高端商業定位。據了解,在2012年“限制三公消費”措施出臺前,“世紀金花”的購物卡銷量極佳,辦卡甚至需要搖號。

  也是在此前后,“世紀金花”開始向西北各地拓展,并在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等地開設分店。

  2013年,吳一堅以42億元資產成為胡潤百富榜的“陜西首富”;次年,吳一堅再以50億元的身家蟬聯“陜西首富”。

  作為陜西大型民營企業集團的代表之一,金花投資集團官網顯示,其擁有兩家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和世紀金花,涉足投資、制藥、商貿、高科技、酒店及高爾夫、教育等領域與產業,擁有2萬員工。

  

\

 

  ▲從2019年9月至今,吳一堅7次被列入執行人名單,并被限制消費。網絡截圖

  轉折:因政商關系被查,首富多次成老賴

  2015年,對于吳一堅和金花系來說,是一個轉折年。

  這一年,吳一堅因政商關系被調查。幾個月后,吳一堅再次回歸公眾視野,但此后,他的多項政治榮譽被取消。

  也是從這一年起,“世紀金花”在全國的多個門店開始陸續關閉,公司財務狀況開始令人擔憂。

  “世紀金花”公開披露的財報顯示,從2016年到2018年,營收分別為11.45億元、11.77億元、10.58億元,而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52億元、2723.4萬元和-2.62億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半年報顯示該公司總收益9.775億元人民幣,同比減少26%;公司股東應占虧損2.9億元,虧損同比擴大23倍。

  近年來,在陜西,多家采訪過吳一堅的自媒體曾透露:吳一堅,有些缺錢。

  從2019年9月至今,吳一堅7次被列入執行人名單,并被限制消費,成為了俗稱的“老賴”,甚至無法去自己開辦的高爾夫球場。

  與此同時,金花系也陷入了債務危機。

  去年11月23日,金花集團持有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金花股份發布公告稱,因為控股股東金花投資最近一年債務逾期合計4.15億元,金花投資的持股因訴訟保全被司法凍結。

  不久后,一個重大消息傳出。2019年12月2日,世紀金花發布公告稱,其實際控制人吳一堅將持有的3.36億股股份轉讓給曲江國際投資,轉讓總價為7137萬港元,相當于6422萬元人民幣。

  自此,世紀金花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均變為國企,其名下多家門店也易主。

  對于此次轉讓,輿論議論紛紛,多數人認為,“賤賣了”。

  有多份研報認為,吳一堅低價轉讓“世紀金花”,是公司的戰略調整,日后將全身心聚焦,把金花股份的制藥作為主領域。畢竟從研報看,金花股份在制藥領域業績不錯。

  花費了20年時間打造的高端零售一夜間換了姓氏,此次轉讓后不久,吳一堅在接受陜西本地自媒體“額滴神”專訪時曾談及這次轉讓。

  上述文章稱,“像極了親手養大的閨女,突然嫁作他人婦,而世紀金花還不是‘嫁’,而是直接換姓氏,自己的閨女要叫別人爸爸。”“畢竟是自己養大的孩子,吳先生絕不能眼看‘世紀金花’沒落下去,為緩解債務壓力,吳先生只能選擇‘斷臂求生’。”

  

\

 

  ▲世紀金花珠江廣場店位于西安南門的核心地段,在它不遠處便是西安南門。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消費者:商場購物卡無法正常使用

  然而,出售上市公司“世紀金花”,僅僅是吳一堅和他的金花系一系列矛盾顯現的開始。

  從去年10月11日起,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專欄,陸續有網友反映自己的世紀金花購物卡“無法使用”、“限制使用”或“不能退卡”等問題。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截止今年5月4日,上述專欄關于“世紀金花購物卡”的相同內容共有25條,涉及的金額,少則幾千,多則數萬。為此,西安市多個部門進行了調查并給出回應。

  去年12月9日,西安市有關職能部門在回復中透露:近兩年,該企業因受市場經濟影響,經營業績大幅度下滑,企業面臨資金緊張等困難,給供應商返款周期變長,導致很多大的國際品牌撤柜。企業在經營方式上有所調整,并與部分供應商合作方式變更為自收銀模式。顧客持有的世紀金花預付卡(購物卡)不能正常消費,造成了多起顧客投訴事件。目前,該企業已與曲江金控集團簽定了股權轉讓協議,就預付卡使用范圍正在與供應商進行積極談判協調,預計在2020年春節前,逐步全面恢復預付卡的使用。

  然而,在今年春節前后,上述情況并未好轉。

  今年5月1日,西安市有關部門在回復網友提問時透露:“經調查,世紀金花南門店(即珠江時代廣場店)目前處于閉店狀態,無法受理商聯卡退款等相關工作……”

  8天后,西安市政府有關部門回復時透露,可持購物卡到該企業其他門店正常消費,但也同時說明:因世紀金花股權轉讓等企業自身行為,目前商聯卡確實存在部分品牌無法使用現象。企業負責人表示,在股權轉讓結束后,預估在7月初,商聯卡(即購物卡)使用將全面恢復正常。

  

\

 

  ▲商場業主方向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及經營租戶發布公告,解除合同關門停業。受訪者供圖

  閉店原因:欠房東租金和物業費“上億元”

  因為不在其資產包范圍內,上市公司“世紀金花”的售賣,并未波及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疫情結束后,今年3月2日,該店開始恢復營業。

  然而一個月后,今年4月14日,商場擁有者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向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及經營租戶發布“公告”,宣布停止合作,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關閉。

  據了解,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單方解約的理由是:因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長期拖欠巨額租金。

  記者調查發現,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和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分屬兩個集團。商場擁有者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將房屋租賃給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后者充當“二房東”角色,再與其他商戶簽訂合同。

  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究竟欠了多久、多少錢的房租?上游新聞記者多次試圖采訪未果。但有商戶提供的錄音記錄,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已于今年3月5日單方面解約,并于3月13日向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他們欠我們一個多億,斷斷續續欠的,已經好幾年了。”

  直到閉店突然發生,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的商戶們,才在此前的蛛絲馬跡中察覺到異樣。

  在去年,商場突然出現停暖等問題,商戶們當時以為是物業公司存在問題,甚至向當地主管部門和媒體進行了反應。然而直到閉店發生,商場物業公司工作人員才透露,多年來,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一直拖欠物業公司包括物業、水電、能源等費用,“催了給一點,不催就不給。”

  商場物業工作人員以商業秘密為由,拒絕向上游新聞記者透露欠款數字,僅說了一個模糊數字,“千萬元以上”。而停暖,僅僅是物業催收的方式之一。

  “我們也想不到這么大的公司,說不行就不行了。”物業工作人員說。

  

\

 

  ▲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暫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網絡截圖

  商戶維權:商場名下已無可供執行財產

  記者調查發現,在閉店之前,已經有部分聯合經營的大品牌察覺了異樣。

  由于未能按照合同約定按時返還利潤,多個國內知名大品牌的擁有者或代理商,將商場實際運營者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告上法院。同時,多個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請,分別以查封、凍結或申請財產保全等形式,對該公司名下財物依法處理。

  記者查閱多份已公開的判決書和裁定書了解到,多份涉事標的金額,都在百萬元以上。

  記者掌握一份編號為(2019)陜0103執8666號、由西安碑林區法院2019年11月20日發出的《執行裁定書》顯示,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名下已暫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這份執行裁定書,是由申請執行人周生生(中國)商業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與被執行人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案產生的。周生生(中國)向法院申請執行標的為114余萬元及利息。但經法院調查發現,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暫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法院已將被執行人納入失信人員名單并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

  然而,還有很多商戶并不知情。

  直到閉店發生后,數十家商戶告訴記者,按照當初租賃合同約定,他們提前已經支付給了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一個季度的房租和裝修押金,被占用的金額,多則幾十萬少則幾萬。

  4月24日和4月30日,多家商戶兩次試圖維權無果。

  5月6日,西安珠江時代廣場物業服務中心開出了“金花商戶撤場資料清單”,要求在此的商戶提交材料,辦理出門條,清理遺留在商場內的商戶物品。

  作為該商場一家商戶的顧問律師,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良善,曾在5月6日將律師函以特快專遞形式寄到吳一堅家中,但始終未獲回應。

  對于法律訴訟,趙良善認為結果或許并不理想。他通過調取相關證據發現,去年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已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況。

  趙良善告訴記者,根據我國法律規定,控股股東只有在未實繳注冊資金的情況下,才在未實繳資金的范圍內承擔責任。而西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購物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已經實繳了注冊資金8100萬元。因此從法律責任來說,控股股東無需擔責。

  “就是它賬上沒錢了,可能欠的錢也還不上了。”趙良善認為,除了法律責任,金花集團還應該從道義上擔負起相應責任,畢竟每個商戶背后都有一個甚至幾個家庭。

  多個商戶告訴記者,去年,他們為擴大經營,各自還花費上百萬元對店門進行了重新裝修,面對突然要求搬離,他們無法理解。“我們怎么搬啊?如果搬了,好幾百萬的裝修不就打水漂了嗎?”

  對此,商場擁有者西安珠江時代廣場投資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商場后期將進行重新定位,自我運營;若商戶有繼續經營的打算,后期規劃完成后,他們可以和商戶提前商談后續合作事項。

  

\

 

  ▲今年4月,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的商戶開始集體維權。受訪者供圖

  員工討薪:集體“被休假”工資五險一金無著落

  同樣在進行維權的,還有世紀金花珠江時代廣場店的員工。

  多名商場員工告訴記者,由于疫情影響,他們于2月28日才復工;3月2日,商場恢復營業。但從4月前后,他們從傳言中得知,房東要收屋了,商場可能要關了。

  但傳言歸傳言,受訪員工曾向店內高管核實,也沒有準確消息,似乎都在等上級的通知。

  多名員工告訴記者,直到4月的一天,西安珠江時代廣場的安保與世紀金花的安保開始正式交接,他們才明確被告知:世紀金花要撤場,員工第二天不能來上班了。

  沒有了辦公地點,員工們多數回家等消息。

  多名受訪員工告訴記者,此后,一名已經退休的集團高管向店內高層傳達了消息,主要內容是:讓員工“自謀出路”。

  得知此消息后,員工們開始變得躁動不安。

  有員工告訴記者,今年1月,發放的去年12月工資時已經沒有了績效和獎金,僅發了底薪。到了2月,多名受訪員工說,他們只領到了1200余元。也有人說,他們遭到欠薪。所有受訪員工均表示,今年3月和4月,他們沒有領到任何薪酬。

  拖欠工資何時發放?沒有補齊的五險一金何時補上?辭退后如何賠償?沒有正式通知,也沒有離職證明……

  “我們現在就像被掛在這兒一樣,也不能去找工作。”有員工說。

  記者聯系上該集團那名退休高管。但他表示,自己已退休多年,不再參與公司任何事務,以不知情為由拒絕了采訪。

  5月7日中午,世紀金花時代廣場店的大量員工,來到世紀金花鐘樓店討說法。

  記者掌握的多段視頻顯示,前來討說法的員工有數十人。但多名員工說,他們“被休假”的人數有100多人,幾乎包括了店內所有員工,其中不乏該店高管。

  一名員工說,大家都知道你有困難,也都陪你頂到最后了?,F在你不要大家了,還不講理,還可能違反《勞動法》,“我們覺得心寒。”

  5月12日,記者致電金花投資控股集團。該集團工作人員表示,由于是疫情期間,酒店、店面都處于關門狀態,一直沒有營業收入。實際情況是,公司拖欠了員工的工資和五險一金“僅一個月”。集團并非不愿意承擔這筆費用,“如果有問題,可以跟集團內部反應;再不行,可以通過法律訴訟方式去解決。但目前為止,還沒人跟我們反應這個情況。”

  這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因牽扯到“世紀金花”整個品牌板塊都在進行股權交接,一些業務暫時處于停頓狀態;待交接完畢后,這些業務將恢復正常。而5月1日之前,吳一堅曾與一些商戶代表進行過溝通,相應處理方法也有,“可能有的還沒有傳達下去。”

  隨后,記者又針對企業現金流、相應司法訴訟、債務及未來發展等提出問題,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將進行記錄,待咨詢公司其他業務部門后,并于5月13日回復。

  5月13日,記者多次致電金花投資控股集團,電話無人接聽;截止發稿前,也未有回復。

  來源:上游新聞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人員名錄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聯系我們

聲明:轉載本網站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15013818號-1  公安機關備案號61011302000223
郵編:710065, 電話:029~68999207, 地址:中國·西安市雁塔區
廣告運營:西安商情廣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愷翼網絡 網站法律顧問:陜西辰瑋律師事務所 周曉峰 律師

内蒙11选5一定牛 安徽快三开奖公告 医药股票 中国十大著名股评师 快3下载安装到手机 体彩快中彩 11167排列3走势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福建体彩网11 河内5分彩组选走势图 秒速赛车一期5码计划